>> 展覽 >> 展覽回顧 >> 夢。主體 | 黎志文個展ONE...
夢。主體 | 黎志文個展
ONEIRIC SUBJECTIVITY
LAI CHI MAN SOLO EXHIBITION
展覽日期:2016. 04. 09-2016. 05. 08

開幕活動:2016. 04. 09 (六)  17:00-19:00
開幕講座:2016. 04. 09 (六)  15:00-16:30
講座地點:藝境畫廊 (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639號1樓)
與談人:黎志文( 藝術家 )
        林宏璋(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主任 )
        廖仁義( 國立台北藝術大管研究所助理教授 )


今年,藝境畫廊將陸續邀請1980年代的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家舉辦系列個展。80年代是一個無論在政治、教育、思潮等各方面都受到衝擊的時期,受到大量回國的藝術家影響,台灣的藝術形成解嚴前蓬勃興盛的多元開放的盛況。而黎志文也是其中之一。藝境畫廊將由黎志文的最新雕塑作品做為開端,邀請大家與我們重回臺灣當代藝術百花爭放的舞台。

黎志文的新作──夢.主體展出其3件雕塑作品,此次作品以異地旅者的生命經驗,呈現對故鄉文化主體的凝視並與之重疊。對於出生香港但在台灣生活了三十多年的黎志文來說,臺灣是他的第二個家。不同於從未離鄉的人,曾在旅居他鄉的旅者對於任何能喚起故鄉記憶的的感官刺激更為敏銳,也因此必然發展出對故鄉文化的再詮釋。黎志文運用鉛、石膏、大理石及鐵等多樣媒材,錯落展現對故鄉看似遠離但實則深植的記憶。開展期間也同時展出黎志文多件素描手稿,帶領觀眾一窺新作靈感發想的足跡。

在4/9號開幕當天,除了黎志文老師本人,藝境畫廊也邀請到了任職於北藝大的兩位教授林宏璋與廖仁義教授擔任此次開幕座談會的與談人,與觀眾一同探索黎志文是如何透過雕塑去解讀他對這個我們再熟悉不過的島嶼的故鄉經驗。
藝評|林宏璋
藝評|林宏璋

在他方書寫此地: 黎志文新作「夢.主體」
文|林宏璋
處於外地的人,對於其主體的知覺往往在變動與意外中產生;變換場景的移置與調動,人、事、物不同的組合與配置,喚起不在場的故鄉經驗。 認同「靈博地帶」(limbo zone),如目睹在眼前的記憶,迴盪從遠方的聲音,認同超場域是再真實也不過的主體經驗;朦朧陌生爾後的清晰熟稔,普魯斯特式的「追憶」的召喚,如同清醒的存在共感(existential affect),所有的記憶偶然因素拾獲,味道,觸感,聲音,色彩,感官的共感狀態出現。遺忘的歷史不是揮之不去的鬼魂,而是被喚醒的主體,真實如晤。這種沈重的感知經驗,在外地特別的敏感,一種出神如魅影般的隨形。「詩學」,如字根所顯示的生成意義,重組著不在場的顯現,將形式作為創造主體的經驗存在,撿拾重組到認同政治網絡中。或者,這種離散的主體經驗,一方面由一連串的聯想圖像表現出來時空的奇想,在陌生不熟悉的場景,移動著記憶中真實的顯現,如史書美所談的「華語言說(sinophone)」南腔北調的語言主體離散經驗,往往在旅人的詩學中更為凸顯。 


黎志文生於香港、啟蒙在台灣、養成於歐洲並在美國創作工作,爾後回台專業創作並執教。在這段行途中語言文化的親近與隔閡,認同與疏離往往在一個不斷辯證更迭的歷程,或即便在華語地區腔調的語言政治,文化政治的排他與納己往往作標示其創作主體。從1973 到1982到約十年的早期系列,開始在義大利期間開始的象形系列,發展到後來的會意模式,是在異地開始的回看自身文化的造形,一來處理自然空間的文化樣態。再者更不能忽略是在旅途中書寫的認同經驗,在外地回返原初文字邏輯的故鄉,透過語言聯繫,認同政治,以及進行的主體召喚,以雕塑型態呈現身體與材質的共感經驗,其所轉譯的不僅僅是造形的趣味,更是文化隱喻(trope)的顯現,置換這時空的形式表述。在黎志文的早期的雕塑作品中,我們看到不僅僅容納材料及勞動的身體表現,更是一個以象徵向度所展開言說身體(speaking body),回應著變動時空中更迭的社會場景,敘說著認同的文化書寫,在它方敘說自身,在不同的變動的文化空間體系展開故事, 作為在現實基礎下描述個人生命歷程的現象。這些早期作品中,我們看到一個「在異地而我在」的文化認知形式,回返著主體召喚,語言不光是溝通的工具媒介,而是主體慾望的表述,在主體間呈現的自我與他者關聯。


當然,在中文特有的表意文字(ideogram)的特性,不僅僅做為一個雕塑量體的形式考量,更是具體的文化圖像顯示出框架在創作者與接受者中的差異性,換言之,這種自我/他者之間的主體對話,不僅僅是造形與意義的形式對應,同時也是文化與自然的演繹,而這種「詩性生成」(poesies)是有著轉換與製造的意義,同時也是文化認同的欲望展現出創作生命經驗。在黎志文作品中,觀看者所面對的造型量體投射出文化向度與生命書寫,這種共感美學(synesthetic)的經驗是造型與書寫的情懷展現。當然,在當代藝術開始使用中文作為作品形式的藝術家中,黎志文可以算是最早的實踐者之一,甚至比某些中國藝術家更早,但黎志文作品中的文字運用,不是文化本質論的單一申張,而是「在異地書寫他方」作為旅者的異質書寫,聯繫著共構在地方、場域、文化、社會、語言、器物、材料、觸感之間等所產生的秘密通道。這些美學經驗,在黎志文較為人知的山水,陰陽造形作品也有著同樣的文化向度,不僅僅框架在視覺造型的指涉差異性,同時也是文化文本之間的張力,讓意義產生在「之間」展現。


最近的新作中,《夢.主體》中,旅人的異地書寫特質以雙重疊合的方式展開:一方面延續著藝術家「在外」書寫的生命展現,另一方面則是回應到台灣的文化主體。黎志文談到了在台灣居住30年,作為其家鄉的文化社會體會。作品副標的《台灣的主體性》說明了如此的企圖,更是以直喻的方式—南島船、旅者行囊、厚重鉛塊及島嶼形象—混雜了記憶場所的第二個家鄉。在形式、材料、物件的重組安排中,將觀看作為凝視,在這些可辨識的形象中,彷彿是包藏著文化啞謎。因而在這系列的作品中,對作品的觀看,還未若是凝視的邀約,作為反客為主慾望模式,經由塗抹、偽裝所散出物件的魅影、抽象圖像轉為書寫思維,延伸擴展為具體的造形,在「之間」互相交錯組合,互相加乘及並置,呈現一種衝撞而產生的推擠指向的超現實感,也許有些魔幻寫實的味道,或是相乘的層次閱讀, 呈現出不穩定的意義,游走物件之間。而在每一物件中﹐「看」的對象中就內含著主體的存在,也將「看與凝視」作為台灣的離散主體。而這正是黎志文新作的「寄語」於台灣作為觀看客體的他者回應:一方面是對於自我主體提問,也是對第二家鄉的慾望,迴盪在文化內部與外部,作為在「外地書寫外地」的主體陳述。而這個「夢」的寄語正是回到馬丁博士的著名引言:「我有個夢」(I have a dream),對於自由與解放的渴望。


這也許是黎志文的新作對於台灣的寄語,座落在「概念操作」空間化上;或者說這種詩學生成必須在「裝置」模式下進行,操作在既有的象徵意義之外。這種裝置是一個廣義的空間性表述:在外地、在邊緣、在路途中進行的主體內部的對話。而這種將這種相對位置的拓撲描敘,在今天必需回應道創作主題的特定位置,尤其是這種位置是離散、遊走與變動的。往往在這個情況下作品生成的意義是並行、多軌空間形式:一方面是創作者的生命政治,另一方面,則是對外部進到內部的主體話語做展開標示周圍的文化社會環境,也因此這種關係是一個充滿競爭性、活力、及對抗的造形模式,用來連結、重疊、詮釋不同的脈絡背景,詮釋著經過在「他方書寫此地」的主體話語。

藝境畫廊 | 藝境文化藝術有限公司 ARTDOOR TAIPEI, Co., Ltd.
(11075)台北市信義區虎林街164巷36號3樓  Tel: +886-2-2345-6288  Fax: +886-2-2345-6773
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 ‧ Copyright ARTDOOR, 2015